万豪国际真人_大圣娱乐微信二维码 科技信息_叫做竞技

得数据者将得天下

阅读: 887| 点赞:686| 收藏:135

得数据者将得天下
图片来源:unsplash

文/DATA SU

大数据这个 buzzword 也已流行许多年,互联网时代、富数据时代与过去的金融资本主义时代所追求的目标有些许的不同,《大数据资本主义》一书很浅白地探讨了资本家从资本聚积转向对数据癡迷的典範转移,互联网时代里,得数据者将得天下。 

价格做为数据的交换媒介
经济学对于货币的古典概念是作为交易的媒介,认为在以物易物的远古时代里,人们为了消弭物品与物品交换时的配适问题,就好比你想要鱼竿,对方却只有鱼乾,交易无法成立。 

于是人们会使用身边可得的物品作为计价财(Numéraire),这种物品通常体积不大便于流通,人们可以先把手头上拥有的资源先兑换成这类计价财,再用它去交换自己想要的物品。 

这类学理上称为计价财的物品可能可以是贝壳、也可能是马匹,而其实,这就一种广义「货币」的概念。后来计价财逐渐演变成名义上的货币,由一个权威机构(通常是政府)发行全国一致的通货,好让在该国内的居民得以使用。 

货币的出现使得绝大多数的物品都有了衡量价值(value)的单位,因此便可以进一步透过货币来标示出它的价格(price),物品有了价格,交易与交换更为容易,市场于焉建立。 

市场机制作为「看不见的手」,让市场中的所有参与者彼此协作,而这之间,各个参与者是透过价格的订定(出价或接受价格)来逐步向均衡点前进,最终达成完美均衡。这是经济学的古典命题,也是个体经济学被叫做价格理论(Price Theory)的原因,在数据(处理)科技不够发达的时代,价格是显示生产者、消费者偏好最有效率的方式。 

我之所以要花这幺长篇幅写货币起源的科普知识呢,其实是为了引入这本书作者的主张,也就是在这个数据收集容易(想想脸书的剑桥分析事件)、数据分析科技进步的现代,无论是企业要获知消费者的偏好,或者是消费者要做出符合理性的选择,都能倚靠数据分析来完美(或近乎完美)达成。 

如果不需要透过价格、货币这些中介介质,就能够以足够先进的数据科技来媒合、配适市场上的供给与需求,那幺,是否数据可以取代货币的角色? 

或者退而求其次,数据是否能帮助市场上的每个参与者更精準地显现出他们的偏好,经济学教科书上所谓的完全竞争市场(几乎所有人都公认完全竞争市场只存在于教科书或是学院的黑板上)是否就更有可能达成了呢? 

数据做为资本
这本《大数据资本主义》从第 7 章《银行的未来》开始进入重点(前 6 章其实可读可不读)。以往货币是衡量商品的尺度,也是拥有你想要的商品的等价兑换,那幺,拥有货币、聚积货币便成为扩大自己无尽慾望的最佳利器,追求货币的聚敛、累积,用以获取更多的权力,这是资本主义的起源。 

在旧时代里,资本家追求的是资本的累积,透过赚取货币累积下一回合投资的资本,白话一点讲,就是以钱滚钱让资本累积的速度更快。另外,能够控制或管理资本的行业—金融业—则成为资本家热爱经营的行业之一,人们得透过金融业储存货币、流通货币,资本家也透过金融业获取高度的槓桿,除了加快资本累积的速度之外,更是将搾取社会资源的权力更进一步地牢牢抓取在手上。 

而如今,企业对于数据取得的兴趣将会逐渐超过对资本聚积的兴趣,首当其冲的将会是金融业。当数据的积累越多,越能在可见的未来带来更高的报酬,货币不再是资本家追逐的唯一要素,转向对数据的迷恋与追寻,金融业被货币赋予的原有地位逐步除魅。 

金融业存在的功用之一在于弭平存贷双方的资讯不对称,例如传统的商业银行把有风险的放款业务透过各种金融工具以及管理风险的工具转化成为无风险的存款(利息),金融业也在这过程中赚取因为资讯不对称带来的套利空间。 

当数据科技已经足够先进,无需透过传统金融行业进行的时候,金融业将朝向去中心化(decentralized)以及碎片化方向发展,贷款者不再需要让银行员审核贷款,他们可以透过线上贷款平台,利用平台对他搜集的信息媒合一个愿意承担风险的资金提供者。消费者有理财需求的时候,也不再需要金融业员工提供谘询,只消让数位理财「(电脑)顾问」依据你的喜好与风险承受偏好提供理财建议。 

如同 Bill Gates 的名言:Banking is necessary, Banks are not 

数据做为一种税收 — 数据资本主义的分配正义 
我们现在生活的世界里,Facebook、Google、Amazon、阿里巴巴这些「超级巨星企业」(superstar firm),无一不是想方设法在收集用户的各种有关的、看似无关的数据,这些互联网时代的巨擘透过收集数据、分析数据,在逐次的改良与迭代过程中,确实提供消费者越发完善的服务。 

但如同旧时代人们的忧虑,自由竞争市场、抑或是资本主义社会难免造成资本集中于少数人之手,造成贫富差距扩大的问题,富数据的时代一样会有数据掌握在少数「数据资本家」手里的疑虑。 

作者 Viktor Mayer-Schönberger 探讨了几个因应数据时代来临,各方提出维护数据资本主义时代分配正义的主张,例如全民基本收入(universal basic income, UBI),或是机器人税的概念,都是为了矫正因为数据市场集中化之后,防治各种攸关你我的数据被所谓「超级巨星企业」宰制。 

UBI、机器人税等的概念正被广泛讨论,但也如同前资本主义时代的论战一般,仍旧会区分左右派系,只不过争论的重点从货币资本转移到了数据的产权。 

Viktor Mayer-Schönberger 认为政府立法与执法单位以应积极立法,确保数据不会过度集中于少数的数据资本家,会计準则也应该与时俱进,让数据的价值能够显现在资产负债表之上,彰显企业的价值。随后,他提出了自己的创意想法:企业以资料(数据)代替金钱缴税。 

何谓数据代替金钱缴税呢?作者认为越大的企业拥有的数据量越多,大企业以这些数据牟利,政府可以接受企业开放他们手中有价值的资料,政府可使用这些数据来改善人民的福祉。 

这个概念有点空洞,以书中举的例子来说,如果汽车製造商公开他们利用汽车感测器蒐集的资料,政府可以透过这些资料找出路上容易肇事路段并加以改善。然而,空有数据没有税金,政府依旧无法施行各项政策,数据仅能作为一种税收来源,并非全部,公开的数据一方面可以帮助政府更有效率的施行公共政策,另一方面也削弱这些拥数据自重的企业。 

将原本属于大众的数据公开并且分散(去中心化),防止因数据资本主义所带来的异化与剥削,原本便是互联网时代的时代精神。 

当然,这些看来都还有点科幻小说的味道,富数据市场/社会虽然已经来临,但毕竟还未全面取代货币中介的功能,大数据能预测的人类行为很多,但人类本身就很善变。作者 Viktor Mayer-Schönberger 的主张以及观点偏右,这本《大数据资本主义》企图探讨的面向很多,本书算是一个敲门砖。

本文感谢读者 Data Su授权。原始来源:[Balance] 《大数据资本主义》

【书籍资讯】
《大数据资本主义》

得数据者将得天下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